正文

2019縣級融媒呈井噴式增長

2019年12月20日 08:55 來源: 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


  當下,縣級融媒推動了媒體融合轉型升級的進程,在如火如荼的建設中取得了重大進展,并成為2019年媒體深度融合的重點,各縣市積極響應號召,紛紛探索融媒體建設模式??h級媒體處于“四級辦臺”最基層,也是媒體融合的“最后一公里”,黨中央從頂層設計出發做出戰略部署,推進工作的重點已從省級以上媒體延展到基層媒體,從主干媒體擴展到支系媒體。作為上情下達、下情上報的橋梁,縣級媒體在新聞宣傳工作中最接近基層,一方面傳遞黨和國家的聲音,另一方面反映人民的呼聲,肩負引導群眾、服務群眾的重要責任,在堅守基層輿論陣地中發揮著不可估量的作用。

縣級融媒體指揮中心。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在全國系統性廣泛性展開

  目前全國至少9個省份已完成全省縣級融媒體中心建設全覆蓋。2018年,部分省份在縣級媒體融合進程中遙遙領先,7月21日,北京16個區級融媒體中心全部掛牌,成為全國第一個實現融媒體中心全覆蓋的省級行政區;12月17日,福建省84個縣(市、區)融媒體中心全部掛牌成立,實現縣級融媒體中心全覆蓋。

  2019年,縣級融媒體在全國范圍內系統性、廣泛性展開。截至3月底,天津全市16個區級融媒體中心全部掛牌成立,甘肅全省69個縣(市)融媒體中心全部掛牌,10個市轄區融媒體中心掛牌,貴州88個縣(市、區)融媒體中心全部掛牌,并于5月底投入實際運行;6月28日,都昌縣融媒體中心正式成立,標志著江西省100個縣(市、區)融媒體中心全部掛牌成立;截至7月,新疆已有85個縣級融媒體中心掛牌成立;9月中旬,上海第二批6個區級融媒體中心成立,6個區級融媒體客戶端上線運營,全市16個區級融媒體中心全部建成并掛牌。7月15日,河南省縣級融媒體中心通過國家廣播電視總局專家組的實地驗收,成為國內首家通過國家標準驗收的省級技術平臺。

  從目前情況來看,2019年縣級融媒體中心數量呈井噴式增長,預計2020年年底實現基本全國全覆蓋的目標。

  探索適合自身發展路徑 搭建平臺 共享資源

  中央、省級市級融媒體中心建設起步早,在實踐中逐步完善并積累諸多經驗,而縣級媒體經濟發展不均衡,媒體發展情況各有不同,在縣級融媒過程中缺乏平臺等資源,中央和省市大多自主研發融媒體云技術平臺,一方面能推動融媒體建設,另一方面可以給予縣級媒體援助和指導,從而加快縣級融媒體中心建設進程。

  2017年12月15日,人民日報社在其“中央廚房”基礎上成立“全國黨媒信息公共平臺”,聯通全國中央媒體、地方媒體、行業媒體以及各級新聞宣傳部門,構建面向全國黨媒技術、人才等資源共享的“百端千室一后臺”,目前全國已有243家平臺入駐。今年2月19日,中央廣播電視總臺在央視新聞移動網基礎上推出“全國縣級融媒體智慧平臺”,為縣級融媒體中心提供節目研發、技術支撐、內容分發、資源共享等方面援助,進而建立渠道豐富、覆蓋廣泛、傳播有效、可管可控的移動傳播矩陣,目前已有100家縣級融媒體中心矩陣號入駐平臺,預計今年年底達到1000家。9月10日,新華社整合內部新聞信息、技術保障、用戶服務等資源,打造縣級融媒體專線,從而推進縣級媒體轉型升級。省市級云平臺也助力縣級融媒體中心建設。浙報集團自主研發省級融媒體智能傳播服務平臺“天目云”,為媒體機構提供策劃資源、創作分發、運營管理和云市場的服務,目前已經有超過80家機構入駐,同時整合優質產業資源和大數據平臺資源,打造互聯網數據中心“富春云”。湖北廣電通過“長江云”打造“1+N”模式,推動省市縣三級媒體聯合互動和信息共享,聚合并推動119個縣級融媒體中心發展,除此之外,還組建覆蓋全省的“云稿庫”和“云上聯合報道團隊”。天津融合媒體資源成立“津云”,聚合了全市近200家成員單位和2000個“津云號”;山西省成立大數據平臺“山西云”,四川推出省級技術平臺“熊貓云”;“贛鄱云”不僅助力全省54個縣(市、區)共建融媒體中心,還援建新疆“克州云”。

  立足當地 因地制宜

  面臨自身媒體資源不足的短板和互聯網行業搶灘下沉市場的雙重困境,縣級媒體在國家戰略部署、財政支持和省市級提供資源支持下,響應國家號召,攻堅克難,突破人才、技術等方面的限制,立足當地,因地制宜,打造具有本土特色的媒體品牌,走出一條適合自身發展的融媒之路。

  縣級融媒體中心建設主要有以下幾種方式:

  一是整合報紙、廣播、電視、網站等各類媒體資源,精簡甚至關閉冗余重復的媒體機構,部分縣級媒體為了更好地服務群眾,重新啟動關閉多年的媒體資源。例如浙江長興為了整合資源,停止運營220多個政務微信公眾號,山西上黨縣恢復停播22年的廣播“上黨之聲”。在此基礎上,縣級媒體遵循移動優先戰略,推出服務本地的新聞客戶端,重構融媒體傳播矩陣,以適應現代化傳播生態系統。江蘇邳州立足本土,打造“銀杏傳媒”品牌并推出客戶端“邳州銀杏甲天下”,依托“政企云”項目為機構提供數據共享、活動策劃等多項服務。

  二是強調縣級融媒體中心的職責??h級媒體上接省市級媒體,下接街道村社,承擔著上情下達、下情上傳的樞紐作用,不僅要發揮堅守基層輿論陣地的職能,傳遞黨的聲音,提高融媒體中心傳播力、影響力、引導力和公信力,還要建設綜合服務平臺,從而提高服務群眾的能力,反映人民的呼聲。江西分宜縣依托“贛鄱云”,在成本有限的情況下成立分宜縣融媒體中心“中央廚房”,打造客戶端“畫屏分宜”,與縣、鄉、村宣傳平臺融合,并首創全國農村居家養老模式“分宜黨建+頤養之家”。

  三是嘗試企業經營化管理,在整合多方媒介資源的基礎上,實現縣級媒體業務管理上的融合,并進行統一化、集中化、企業化管理。企業化管理有利于打破傳統策采寫編流程和人事制度的限制,提高資源利用效率,從而激發縣級媒體創造活力。浙江長興傳媒集團作為全國縣級媒體融合轉型可復制的經驗,整合機構并采用集約化融媒體運作模式,將全媒體產品和運營統一管理,從而建立起現代智慧型區域融媒體集團。

  跨界合作 增強營收能力

  今年,四川廣電與華為、電信、四川傳媒學院等機構展開合作,打造融媒體云平臺“熊貓云”,成立四川5G+4K/8K超高清產業研究院以及VR制作和運營實驗室,從而加快產業結構優化升級,推動“高清四川智慧廣電”專項改革方案實施。北京延慶區融媒體中心借助《人民日報》提供的技術支持,建設國內首家“廣電+報業”模式的“中央廚房”,豐臺區融媒體中心與百度、今日頭條簽署合作協議,實現“新聞+政務,新聞+服務”的模式。索貝與云南德宏傳媒集團合作,遵循德宏作為自治州、民族眾多并位于我國邊境等現實基礎,建設德宏傳媒集團“全媒體融合平臺”項目,打造“州縣一體區域融媒體生態圈”,除此之外還參與承建浙江長興、甘肅玉門等縣級融媒體中心。新奧特集團參與承建江蘇“荔枝云”、云南“七彩云”、貴州云平臺、山西智慧云等眾多省級云平臺,并通過縣級融合媒體解決方案“微融”助力余杭、句容、海寧等市縣融媒體中心相繼掛牌??h級融媒體中心在做好新聞輿論宣傳工作的同時,延長產業鏈并強化營收能力,在推動融媒體建設長久發展的同時能更好地履行服務職能。作為全國57個縣級融媒體中心建設試點之一,2017年12月,山西上黨區掛牌成立融媒體中心并開發“上黨門”客戶端,掛牌一年便營收600多萬元。2018年,浙江長興傳媒集團營收2.32億元,僅專題制作創收達到400萬元,分宜縣融媒體中心實現營收1200萬元,是2017年的14倍;浙江安吉縣“愛安吉”客戶端營收超過2000萬元,其中通過直播等方式吸引廣告收入300萬元。2018年,瀏陽報、臺經營收入達1.86億元,同比增長4.5%,其中媒體收入8300萬元。

  存在的問題與挑戰

  雖然縣級融媒體中心建設取得了很大進展,但由于人力、機制、技術資金等局限性,縣級融媒依然存在內部機制僵化、缺乏專業人才隊伍、內容同質化、發展盲目化等諸多問題和挑戰。

  內部機制僵化 經營理念落后

  縣級融媒體中心建設一方面需要整合媒體資源,打通媒體運營、管理,重構策采寫編的新聞生產流程,另一方面卻存在思想觀念落后、內部機制僵化滯后等諸多問題,這對縣級媒體來說是極大的挑戰。該現狀的形成主要有以下幾個成因:一是縣級媒體屬于事業單位,事業編制無法適應融媒體運營模式,因此很難從官本位觀念上轉變角色定位,僅僅將自身定義為媒體并履行媒體的職責。二是策采寫編流程的革新沖擊了原有新聞生產流程,縣級媒體短時間內難以接受并推行這一轉變。三是縣級媒體長期依靠廣告“二次售賣”營收,或是通過國家財政撥款維持運轉,新媒體時代使這種單一的盈利模式難以為繼,理念落后加上發展觀念落后,大多縣級媒體只是新媒體和傳統媒體的簡單累加,并未實現從“相加”到“相融”的巨大轉變,也沒有重視轉型升級的過程中“移動先行”戰略。一言以蔽之,上述原因都歸因于縣級媒體長期事業單位的屬性造成的體制僵化,從而導致思想觀念轉變過慢,制約了縣級媒體的發展進程。

  缺乏技術和專業人才隊伍

  縣級媒體規模和實力遠遠落后于中央、省市級媒體,硬件設施的缺位和技術的差異很大程度上影響建立“中央廚房”。當下人才隊伍建設不足主要體現在以下幾方面,一是薪酬體系不完善,二是人才培養和引進機制不完善,三是人才激勵機制不健全?!耙淮尾杉?、多重生成、多元發布”的全媒體矩陣傳播格局勢必對新聞從業人員提出更高要求,呼喚“既專又能、一體多用”的新型復合人才,無論是內容生產,還是融媒體平臺搭建,甚至媒體管理和運營,都亟須優秀人才激發融媒體活力。人才是建設一流新型媒體的重要支撐,能為縣級媒體帶來新鮮血液,從而為轉型升級創造活力。長興集團為了解決人才的瓶頸,啟動“萬物生長”等培訓計劃,完善人才培養模式,培養和引進優秀的人才,為當下融媒體中心建設打下堅實的人才基礎,并制定和完善薪酬體系,進而激勵融媒體人才不斷創新。

  內容同質化 發展盲目化

  另外,縣級媒體的受眾覆蓋面有限,媒體基礎設施不足,難以形成有競爭力的品牌,這也是制約縣級媒體發展的現實問題。在內容生產上,多數縣級媒體還停留在“照搬照抄”主流媒體的新聞和資訊的階段,淪為新聞的“搬運工”,推送內容千篇一律,內容同質化嚴重,缺乏優質原創節目,并未利用互聯網思維進行融合發展,忽略了立足本地發揮服務群眾的職能,缺少有本土特色的節目和內容,這也反映出縣級媒體在經營理念上缺乏服務用戶的意識,并未奉行“用戶為王”的用戶思維。當下,新媒體在激烈的競爭中紛紛從“增量經營”轉向“存量經營”,挖掘作為個體的用戶價值,縣級媒體并未因時而動,墨守成規,用戶將面臨被大型新媒體公司瓜分的危機。部分縣級媒體在建設過程中也出現形形色色的問題,有的過于強調媒體職責,忽視了服務的屬性,有的過于追求技術和設備的更新,而忽略了技術革新是為了推動優質內容的生產,有的過于強調經濟利益,偏離了主業,有的仍未找到明確的定位,未能很好地平衡新聞與服務的關系。

  結語

  縣級媒體融合既沒有固定模板,也沒有標準答案,更不能照搬照抄其他縣級媒體的發展模式,在不斷推動融合轉型的過程中,縣級媒體應結合自身發展情況,因地制宜建設本土化融媒中心??h級融媒在2020年將會迎來另一個發展高峰,因此,亟須制定有關縣級融媒體中心的綜合評估體系,從縣級融媒體中心基礎設施、生產流程、傳播過程、傳播效果等各方面進行科學考量,以便客觀認識融合過程中取得的成績和存在的問題,促使縣級融媒體在未來獲得更長遠的發展。(作者:黃楚新,中國社會科學院新媒體研究中心副主任兼秘書長,中國社會科學院新聞與傳播研究所新聞學研究室主任、研究員、博士生導師)

關閉

中共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委員會辦公室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 © 版權所有
承辦:國家互聯網應急中心
技術支持:長安通信科技有限責任公司
京ICP備14042428號

Produced By CMS 網站群內容管理系統 publishdate:2020/05/09 14:46:11
浙江十一选五根据什么来出号码的